您好,欢迎访问娄底市畜牧水产局! 娄底市政府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畜牧水产
益生素在肉鸡养殖业上的研究概况
作者: 来源:赛尔畜牧网 发布时间:2018-01-16

  益生素又称益生菌、微生态制剂等,是指可以直接饲喂动物,并通过调节动物肠道微生态平衡,达到预防疾病,促进动物生长和提高饲料转化率的活性微生物或其培养物。益生素根据微生物的菌种类型分为乳酸菌类、芽孢杆菌类和酵母类真菌。按照制剂含菌成分和组合,分为单一菌剂和复合菌剂。从上世纪70年代益生素开始作为动物饲料添加剂使用以来,经过多年的研究探索,发现和研制出了许多效果良好的益生素。在肉鸡养殖业上的研究报道较多,引起了人们普遍关注和重视。

  1、益生素的作用机理 

  1.1 维持肠道微生态平衡 

  正常肉鸡消化道内存在大量微生物,通过有益菌和有害菌的相互作用保持动态平衡,对肉鸡生长发育具有重要作用。应激和服用抗生素等可以引起肉鸡胃肠道微生态系统平衡失调,造成有害菌大量繁殖,导致机体发病。益生素进入肉鸡体内后能在胃肠道中增殖,可以增强有益菌群优势,抑制致病菌生长繁殖,调节胃肠道菌群平衡,降低消化道疾病尤其是腹泻的发生率。黄怡等(2006)在基础日粮加0.1%益生素饲养1日龄三黄肉仔鸡6周,全期平均日增重比对照组高12.58%,料重比降低9.23%;试验结束时雏鸡空肠和盲肠大肠杆菌数量分别降低27.61%和25.57%,乳酸菌数量分别升高16.12%和11.28%。马治宇等(2008)在14日龄、28日龄、35日龄、42日龄时AA肉鸡日粮中添加乳酸菌菌粉和乳酸菌菌液能显著抑制盲肠中大肠埃希菌的增殖,增加乳酸菌和双歧杆菌的数量,培养残液和灭活菌液总体上对盲肠菌群无明显影响。陈家祥等(2010)在日粮中添加地衣芽孢杆菌有益于肉鸡的肠道发育和盲肠微生物区系平衡,饲养前期50mg/kg添加水平,饲养后期200mg/kg添加水平显著优化了肉鸡的肠道组织结构,抑制了盲肠中有害菌的生长。

  1.2 增强免疫功能 

  肉鸡免疫器官包括脾脏、胸腺、法氏囊和淋巴结等,发挥正常免疫功能,保护肉鸡健康。许多疾病和不良应激影响免疫功能,造成抗病力下降,容易发生疾病。益生素能促进肉鸡免疫器官生长,增强巨噬细胞、单核吞噬细胞、噬中性粒细胞和自然杀伤细胞活性,促进B细胞产生抗体,提高噬菌作用活性,激发机体免疫机能,增强抗病力,减少疾病发生。张春杨等(2002)用产蛋白酶的益生菌制备成益生菌剂饲喂肉鸡,能明显促进免疫器官的生长发育,提高脾脏、法氏囊、胸腺指数分别可达18.47%、6.42%、41.63%;明显提高循环抗体的水平。倪耀娣等(2004)对1日龄AA肉仔鸡口服微生态制剂,40日龄时口服活菌制剂组比对照组增重平均增加16.58%,降低料肉比18%;口服微生态制剂的肉仔鸡ND抗体水平比对照组提高1.9个百分点,通过产生抗体和嗜菌作用刺激免疫,增加机体的抗病力。相菲等(2009)在1日龄三黄鸡基础日粮中添加0.5%、1%和1.5%芽孢乳杆菌复合益生素A饲喂8周,提高了三黄鸡生长前期血清溶菌酶和IgG含量,提高新城疫血清HI抗体效价并延长抗体维持时间,提高三黄鸡外周血T淋巴细胞转化率。

  1.3 促进营养物质消化吸收 

  益生素在肉鸡胃肠道内生长繁殖,产生各种消化酶,有利于食物消化和营养吸收,促进新陈代谢,提高饲料转化率。能够合成多种B族维生素,补充机体营养成分。产生有机酸,使肉鸡胃肠道pH值下降,抑制病原微生物生长繁殖,激活内源酶活性,促进维生素D、钙和铁离子的吸收,增强营养代谢。张乐颖等(2006)在基础日粮中分别添加125mg/kg黄霉素和0.7%益生素饲喂1日龄乌骨鸡,益生素组与黄霉素组相比,免疫器官(法氏囊、脾脏、胸腺)相对重和新城疫血凝抑制试验抗体效价差异极显著,与对照组相比差异显著;益生素组表观氮存留率、干物质消化率和有机物消化率比对照组分别提高10%、8.3%和11%,但益生素、黄霉素组间差异不显著,说明在提高乌骨鸡免疫机能方面,益生素比抗生素具有更大的优势;而在提高物质代谢方面,益生素可以与抗生素相匹敌。李路胜等(2010)在基础日粮中添加0.1%、0.15%和0.2%合生素饲喂817肉杂鸡,提高十二指肠和空肠淀粉酶和蛋白酶活性40.59%、43.53%和41.76%(十二指肠),28.72%、29.74%和28.72%(空肠),添加0.15%合生素显著提高了空肠的蛋白酶活性;降低盲肠内容物氨质量浓度29.21%、32.25%和32.06%。张玉仙等(2015)研究发现0.3%益生素对肉鸡小肠黏膜结构的影响最佳,肠绒毛长度最长,绒毛长度/隐窝深度比值最大,黏膜厚度和肠壁厚度最厚,说明0.3%益生素对改善和增强肉鸡小肠的消化吸收功能效果最好。

  1.4 抑制有害物质生成 

  肉鸡肠道内的大肠杆菌和腐败菌等增多,会使蛋白质腐败分解产生如氨、生物胺、吲哚有害物质,粪便和臭气严重污染周围环境。而有益微生物能够增强胃肠活动功能,使含氮化合物向氨基酸方向转化,提高蛋白质和磷的利用率,减少蛋白质向氨和胺的转化,抑制大肠杆菌等有害菌的腐败分解,从而降低排泄物中有机物、氮和磷的排出量,减少鸡舍内有害气体产生,降低粪便恶臭,改善环境卫生。王晓霞等(2006)在基础饲粮中分别添加0.3%果寡糖、0.1%枯草芽孢杆菌、0.3%果寡糖+0.1%枯草芽孢杆菌和150mg/kg金霉素饲喂1日龄AA肉公鸡,果寡糖和枯草芽孢杆菌具有选择性地增加肉鸡盲肠中的乳酸杆菌等有益菌群的数量,减少大肠杆菌和沙门氏菌等有害菌的数量,二者的复合添加可以更好地调节肉鸡肠道微生态环境;肉鸡饲粮中果寡糖的添加使发酵粪中NH3和H2S的散发量分别降低38.38%和24.35%,果寡糖+枯草芽孢杆菌的添加使发酵粪中NH3和H2S的散发量分别降低62.14%和28.49%,枯草芽孢杆菌或金霉素的添加对发酵粪中NH3和H2S的散发量均无显著影响。李万军(2012)分别在基础日粮中添加0.1%和0.2%益生素饲喂21日龄肉鸡,结果试验组鸡舍内的NH3含量极显著低于对照组,H2S含量显著低于对照组,各组鸡舍内CO2的含量无明显差异。表明益生素能可改善舍内空气质量,减少环境污染。

  1.5 改善鸡肉品质,生产绿色食品 

  益生素是一种不含任何化学物质,无毒副作用,无残留的微生态制剂,饲喂肉鸡既改善了生存环境,又大大减少了抗生素、激素等化学药物的使用,肉鸡健康生长,肌肉品质大为改善。徐丽萍等(2005)在1日龄AA肉雏鸡基础日粮中添加2%和3%复合生物菌(光合细菌、放线菌、酵母菌、乳酸菌等组成)饲喂5周,可显著提高肉鸡肉质,屠宰率显著高于对照组,肌肉失水率显著低于对照组,有利于改善鸡肉品质。丁永敏等(2007)在基础日粮添加0.1%九神曲(枯草芽孢杆菌)饲喂7日龄肉仔鸡35d,肉鸡胴体品质的各项指标与两对照组相比,除了腿肌率有显著性的差异外,其余各项指标均无明显差异,试验组鸡肌肉氨基酸总量、必需氨基酸和鲜味氨基酸含量均高于两对照组。张爱忠等(2011)在贵妃鸡日粮中添加糖萜素0.05%、EM菌宝0.16%和加酶益生素组成的合生素0.1%具有较好的提高贵妃鸡肉质和屠宰性能的作用。廖玉英等(2014)在基础日粮中分别添加0.1%益生菌、0.1%加酶益生菌饲喂17周,能显著提高黄羽肉鸡的生产性能,对屠宰率、全净膛率、胸肌率、腹脂率以及肉品质中的p H值均有显著影响。张玉仙等(2017)在肉鸡饲料中添加同源益生素可以使肌肉的品质变好,肌肉更加鲜嫩,尤其以0.3%浓度效果最佳。

  2、益生素在肉鸡养殖业上的研究与应用 

  应用益生素饲喂肉鸡,能够加快肉鸡生长速度,提高饲料报酬和存活率。陈凤芹(2001)分别将不同水平的益生素添加于基础日粮中饲喂1日龄皖南黄肉用仔鸡6周,结果以0.4%和0.6%两个水平益生素组平均日增重较高,平均日采食量较低,料重比较优;0.2%和0.8%水平益生素组的平均日增重和料重比差于对照组;0.2%水平益生素组的全净膛率显著低于对照组,0.6%水平益生素组的胸肌率显著高于0.8%组,益生素对皖南黄鸡的其它屠宰性能、肉品质量无显著影响。王冉等(2002)对1日龄AA肉鸡分别添加抗生素和0.1%益生素饲喂,分别提高增重4.17%和6.98%,降低料肉比1.77%和2.60%,腹泻率分别下降40%和43.3%,益生素可以作为抗生素的替代品应用于肉鸡生产中。陈丽艳等(2003)试验发现,芽胞杆菌制剂在提高肉仔鸡成活率,改善生产性能方面起明显的正面作用。黄怡(2004)在基础日粮中添加0.1%益生素饲养三黄肉仔鸡6周,平均增重提高12.64%,料重比降低9.23%,腹泻死亡率低于对照组。潘康成等(2005)在基础日粮添加0.1%枯草芽孢杆菌制剂饲喂7日龄肉仔鸡35d,肉鸡末期平均体重、净增重和日增重均显著高于对照组,但均比添加0.05%硫酸新霉素制剂组稍低,平均采食量均略高于对照组和抗生素组,饲料转化率较对照组提高3.14%,比抗生素组低1.59%;腿肌重和腿肌率与对照组和抗生素组有显著差异,肌肉氨基酸总量、必需氨基酸和鲜味氨基酸含量均高于对照组和抗生素组。宋洁等(2006)在日粮中添加2%和3%的益生素可显著提高肉鸡的日增重、饲料效率、成活率、屠宰率;益生素可替代抗生素杆菌肽锌提高肉鸡生产性能。李菊等(2007)对1日龄AA肉仔鸡饲喂基础日粮+0.5%乳酸菌发酵液42d,对各阶段日增重和料肉比无显著性影响,能显著提高肉仔鸡胸肌率,对肌肉肉色的a*值和b*值显著提高,极显著提高鸡脚颜色,益生素组C16∶1显著高于对照组,C20∶3显著高于抗生素组,校正肌苷酸含量高出对照组和抗生素组10.04%和8.48%,益生素对胸肌中多数氨基酸含量起到显著影响,并且部分人体必需氨基酸和风味氨基酸含量显著高于对照组。李玲等(2008)在1日龄艾维茵肉仔鸡日粮中分别添加100mg/kg益生菌、2g/kg异麦芽寡糖、100mg/kg益生菌+2g/kg异麦芽寡糖、50mg/kg金霉素饲喂6周,日均增重分别提高3.1%、4.4%、4.9%和2.3%,饲料转化率分别改善6.63%、1.10%、4.42%和1.66%,益生菌和异麦芽寡糖效果优于金霉素,都是比较理想的抗生素替代品。尚秀国等(2009)在高温环境下,基础日粮中添加500g/t益生素饲喂黄羽肉种鸡35d,采食量、蛋重和种蛋合格率分别提高5.3%、6.7%和2.4%,改善饲料转化效率5.9%。唐慧芬等(2010)在20日龄广西三黄鸡母鸡基础日粮中分别添加4mg/kg那西肽和1g/kg益生素饲养6周,平均日增重分别提高14.20%和10.32%,料重比分别下降10.14%和5.66%,饲料主要有机养分利用率均有所提高。赵献芝等(2011)分别在对照组基础上添加益生素+抗生素、抗生素和中草药饲喂肉鸡,益生素+抗生素组以及中草药替代抗生素组对于肉鸡的平均日增重、成活率均有显著提高,且对于增重效果的影响30日龄之前优于30日龄以后。杨玉荣等(2012)用益生素和抗菌肽联合应用可以提高肉鸡日增重,降低料重比,提高屠宰率并改善肉品质,降低鸡舍中氨气浓度。唐小波等(2013)在肉鸡日粮中添加0.1%产植酸酶芽孢杆菌饲喂,日增重分别高出植酸酶对照组和空白对照组5.5%和5.6%,料重比分别降低2.46%和2.94%;比空白对照组分别提高3.4%屠宰率、3.9%净膛率;肉鸡回肠中的双歧杆菌、乳酸菌数量相比于植酸酶组和空白对照组均升高,而肠杆菌、肠球菌和总需氧菌数量均下降;降低粪磷排出量5.3%~41.9%和降低粪钙7.1%~30%。石玉祥等(2014)在肉鸡饮水中添加复方中药和益生素,可改善鸡舍环境质量和增强肉鸡抗病力,从鸡舍空气分离的致病性大肠杆菌血清型及其对鸡舍空气的污染程度与肉鸡肠道内致病性大肠杆菌的种类和数量有关。廖玉英等(2015)在基础日粮中分别添加0.1%益生菌和0.1%加酶益生菌饲喂黄羽肉鸡,免疫器官指数、血清免疫抗体效价、体液(血清、气管液和肠液)的生化指标和肠道有益菌数量均显著高于对照组,加酶试验组的效果尤佳。文正常等(2016)应用复合益生素试验制剂、复合芽孢菌制剂饲养杂交肉鸡,肉鸡平均增重分别提高13.15%和10.47%,饲料消耗分别降低10.18%和6.91%,以多菌株功能性益生菌及生物酶组成的复合益生素制剂对肉鸡的影响效果较为显著。宋之波等(2017)在基础日粮中分别添加0.2%卵黄抗体、0.2%卵黄抗体+0.02%复合益生素、0.2%卵黄抗体+0.01%复合酶饲喂1日龄艾维因肉仔鸡39 d,3种生态饲料添加剂组合均能显著提高肉仔鸡生产性能,不仅提高肉鸡日增重,而且可改善肉鸡屠体品质,提高屠宰率、净膛率和半净膛率,尤其0.2%卵黄抗体+0.02%复合益生素组合效果最佳。

  3、影响益生素作用效果的因素 

  益生素有适宜的添加比例,并不是添加量越多越好。周淑兰等(2007)将地衣、凝集、枯草等多种芽孢杆菌混合后以0.1%、0.2%、0.3%剂量添加到1日龄~62日龄肉用土杂鸡饲粮中饲喂,阶段增重、日增重以及屠宰率等生产性能以0.1%组最好,分别比对照组、0.2%组和0.3%组提高阶段增重5.67%、5.44%和5.07%,屠宰率提高2.97%、1.91%和2.04%。张玉仙等(2014)分别在日粮中添加同源益生素0.1%、0.2%、0.3%、0.4%饲喂肉仔鸡6周,添加0.3%益生素对肉鸡末重、增重、耗料量、料重比等生产性能指标的改善效果最佳,0.3%益生素组的腺胃指数和肌胃指数明显优于其他组。

  益生素可以饮水使用,也可以在饲料中添加使用,不同使用方式效果不同。李路胜等(2006)用1.5%乳酸菌制剂拌料后发酵6h饲喂麻羽肉鸡,与抗生素组在生产性能和免疫机能方面无显著差异,但均比饮水组有所提高,发酵组可显著提高雏鸡盲肠内乳酸杆菌数量,降低其内容物氨的浓度,乳酸菌以发酵方式在肉鸡饲料中添加1.5%可有效代替抗生素的使用。李焕友等(2008)分别在1日龄黄羽肉鸡饮水和饲料中添加不同剂量“保得”微生态制剂,能够取代肉鸡饲粮中的抗生素、抗菌药物类生长促进剂,饮水中添加,肉鸡的生长速度、饲料利用率、胴体品质等均比饲料中添加效果好,单位增重饲料成本低,说明“保得”微生态制剂的适宜添加方式为饮水中添加。

  肉鸡生长阶段不同,使用益生素作用效果不同。余东游等(2010)在日粮中添加枯草芽孢杆菌对肉鸡前期(1日龄~22日龄)的生产性能无显著影响,而肉鸡后期(22日龄~42日龄)的日增重和采食量分别提高15.88%和13.27%。徐海燕等(2012)将肽菌素(植物乳酸杆菌、双歧杆菌和枯草芽孢杆菌组成)添加到1日龄AA肉公鸡日粮中饲喂6周,发现肽菌素能提高肉鸡的生产性能、改善肠道形态、增加肠道中乳酸杆菌数量和降低大肠杆菌数量,且前期(1d~21d)效果大于后期(21d~42d)。这可能与试验所用菌株、添加量和饲养环境等因素有关。

  益生素与某些物质配合使用,具有协同作用。易中华等(2005)在1日龄AA肉公鸡饲粮中添加果寡糖和枯草芽孢杆菌饲喂6周,二者配合使用可以更好地调节肉鸡肠道微生态系统,取得更好的抗腹泻和促生长效果。熊峰等(2008)在1日龄AA肉仔公鸡基础日粮中添加不同水平的大豆寡糖和纳豆芽孢杆菌饲喂42d,大豆寡糖与纳豆芽孢杆菌组合在生产性能和十二指肠淀粉酶、胰蛋白酶活性上表现出互作效应,0.1%大豆寡糖+0.3%纳豆芽孢杆菌组合提高日增重,降低料肉比效率最好,0.3%大豆寡糖+0.5%纳豆芽孢杆菌组合提高肉仔公鸡十二指肠淀粉酶、胰蛋白酶活性效果最好。黄冠庆等(2014)研究发现酸化剂和益生素合用可提高肉鸡对饲料的粗蛋白净利用率和粗脂肪代谢率,在低蛋白日粮中表现更为明显。

  综上所述,在肉鸡养殖业中应用益生素可以产生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为生产绿色食品,减轻环境污染带来了希望。我国应该加强研究工作,探索适宜添加剂量、影响因素,积极推广应用,促进肉鸡养殖业的健康持续发展。


0